沙扬挪拉一首

  赠东瀛女人

  最是那生机勃勃低头的温润,

  象后生可畏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羞涩,

  道一声敬爱,道一声珍贵,

  那一声爱护里有蜜甜的发愁──

  沙扬娜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