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用流年

  听说北方人向往南方,南方人向往着北方,其实不然,他们只是向往着远方,向往一个未知的地方。

  听说南方的冬天并不寒冷。候鸟只有在春天才来北方,而在秋天的时候,义无反顾选择去南方寻找温暖,避开北方冬天的萧条与荒凉。

  听说人的一生,只有短短几年时间可以无所顾忌地去追梦。如果你一旦错失,那么可能将成为遗憾,之后再也弥补不及,也不会再有那么多的热血和勇气,在青春的行程中,说走就走,说停就停。

  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北方人,不止一次对南方心生向往;不止一次,渴望那个未曾到达过的地方;不止一次,想走近瞧瞧,那里与心中描摹的,是否是同一个模样。

  那里,似乎有一个无意间丢失的梦,被悄悄遗落在鸟语花香的山林间,或消失在碧波荡漾的清溪里,或偷偷隐匿到悠闲安逸的江南烟雨小镇中——其实它一直都没有离开,只是在等待着一个人,有一天将他亲自找回。

  自从秋天过后,按捺不住的心便开始躁动起来。已经许多次,都有收拾好行囊,抛开一切杂念说走就走的冲动。

  也许是因为厌倦了北方的冬天太过于漫长的天气,也许是因为受够了每次雪后的寒意总是荒芜失落无趣,总之,心中就是一直想换一种方式,过接下来的人生。

  如同友人说,北方是故里,南方是梦想,若要选择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,那么只能背井离乡。

  终究,还是做出了这个决定,将心中酝酿已久的想法,付诸于实际行动中——没有太多的迟疑,没有太多的犹豫,只是不经意的一次念头,便收拾好行囊,坐上通向南方的火车,一路颠簸,去了向往的城市。

  那里,有梦想,有远方,有机会,有更多的可能性。

  来时的一路上,我都在心中不断猜想,未来可能会发生的种种意外,以及诸多碰到的不稳定的因素。尽管后来,每一次失败和挫折降临时,总是超出我的想象,让我措手不及。

  世界是静默片,没有声音。没有人能洞察尘世。有些路,一旦决定要走了,就再也不会有回头的机会。人们都在一片迷惘无尽的大海上航行,所要面对的,不止是云迷雾锁,凄风苦雨,还要忍受随时而来的昏天黑地,日月无光。

  有的人,从迷雾中走了出来,安富尊荣,养尊处优。有的人,可能半生都在烈日炎炎或冰天雪地中迷失着,最后在大江大海的波涛汹涌中,将青春,将岁月年华,慢慢地消耗尽。

  谁也不知道自己会是前者或是后者,在尘埃落定之前,一切都还是未知数。

  初到南方时,为了省钱,把落脚点选在了价格比较便宜的青年旅社。那段日子,白天出去找工作,晚上回来,和同样在城市中找工作的陌生人聊天,交流一天求职的经历。

  那段日子,还算幸运,刚来时便在结识了许多的朋友——准确来说,算不上朋友,只能称为“过客”。大家从四面八而来,为得就是一个理想。

  魔幻的是,彼此匆匆之间,根本来不及回味。你昨天刚刚认识他,听到了他的故事,了解他的经历,第二天他可能就要离开了,之后与他,这辈子都可能不会再相遇了。仿佛一场醒来的梦,从未在现实中发生过。

  离开,无非只有两个原因。一是因为找到了工作,在别的地方租了房子,所以搬了出去;二是因为没有找到工作,一次次失望,从失望到绝望,最后只能无奈地离开这里。

  “如果再找不到工作的话,明天只能回老家了。”“我就是没脸回去啊!”这是我来到这座城市,听到的最多次的两句话。时至今日,仍在身边被不停地重复着。

  谁曾在漫漫长路,执着地低头行走,犹如一位“苦行僧”,跋山涉水,翻山越岭,历尽千辛,如果找不到想要的结果,到不了理想的尽头,此生誓不罢休;

  谁曾将空间凝结成固体,用尽毕生积蓄,一生与时间为敌,将全部的力量与青春做赌注,慢慢擦拭、融化、消解,当初设下的局;

  谁曾把自己迷茫的人生,投入到一场浩浩荡荡的波涛中,义无反顾地选择流浪,与岁月交错的山河激烈地碰撞,之后最终厌倦了喧嚣吵闹,又重归于生活的宁静。

  我又想起了那个小胖子。我只和他认识了一天。他很有意思,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副生无可恋好像一切都很无所谓的样子。

  那一晚,我们几个人一本正经地聊人生谈理想,他在一旁表情丰富地听着,时而沉默不语,时而开怀大笑。大家都觉得他特别地好玩。

  小胖子第二天就走了,他要去电子厂做流水线工人。走之前,他给我们说,成功,是经历过滂沱大雨、风花雪月后的形状。只有这样,颜色才会变得更加鲜亮好看。

  现在我想起这句话,觉得滂沱大雨和风花雪月放在一起,语言上显得十分地别扭。我想给他纠正过来,如果换个别的词的话,也许会更合适一点儿。

  这并不是一次多么复杂的记忆,就是生活中偶然遇到的、一次云淡风轻的小事。唯一不同的是,我在这座城市已经找不到小胖子了,也并不知道他的名字。我只听他说他来自江苏淮安,刚刚步入社会,信誓旦旦地说要“挣大儿钱”。

  几天过后,我也找到了新工作,搬离了青旅,在城市的远郊,租了一间十几平米的房子,算是暂时稳定了下来。

  时隔多年,想到曾经在生命中出现的,那些熟悉的陌生人时,很想知道他们现在怎样了,在做些什么,还都记不记得当初的理想,离它们是否又近了一步,或是否已经迈向了成功......

上一篇:家是什么 下一篇:五月清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