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月清晨

  五月的最后一天,太阳似乎起的比其他时候更早,在我们还没开始跑操的时候,他已经跃出了地平线,把光芒洒满了地面上的每一个角落。树影斑驳间,阳光被分割成许多小格子,细碎而不规则,有一种独特的美感。站在广场上的我们,影子长长的,朝西面延伸着,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金黄的阳光色。树上的鸟儿叽叽喳喳地叫着,似乎在埋怨太阳这么早就叫醒了他们。阳光和鸟鸣陪伴着我们整个跑操过程,不,应该叫散步。从出发到结束,晨风把疲惫吹散,晨光把活力唤醒,清晨的淡淡凉意使心灵变得沉静,置身其中,即使长途跋涉,也不觉得劳累,人们笑着,太阳似乎也在笑着……人群散去,方向各不相同。大部分人去了餐厅,小部分人回了宿舍,只有我一个人前往了一个僻静的地方——文正楼的后门,正对着一片小树林的地方。这地方想来是人迹罕至的,四周寂静,无半点人声,有几条小径通往树林深处,却不见脚印,想来只有我这种不安套路出牌的人,才会来到这个静心的绝好去处吧。

  气温还没有升的很高,倘若从草丛中走过,调皮的露珠会打湿你的裤脚。这小小的“水精灵”,依附在草叶上、花瓣上、灌木丛上,圆润而有光泽,饱满却又不失灵动,在晨光照耀下,散发着珍珠似的光芒。微风吹来,草叶轻摇,露珠随之起舞,幅度很大却不破裂。用手指轻轻一碰,它却化作水渗进你的皮肤,瞬间凉意流遍全身,使人感到一种蓬勃的生机。清晨的露(也就是“晨露”)给人一份清新,一份生命的活力,有鸟鸣也有花香与之做伴。它欢快的迎接着生命。有着晨露的地方,就有着清新与宁静,有着安慰。晨露虽然令人欢喜,却只有短暂的生命;晨露给人美的感受后在阳光下默默燃烧。给人留下许久的遗憾!晨露有一种高尚美。南朝宋鲍照的《园葵赋》中说:“晨露夕阴,霏云四委。”韩愈的《庭楸》诗中说:“濯濯晨露香,明珠何联联。”韦应物的《寄中书刘舍人》诗中也说:“晨露方怆怆,离抱更忡忡。”晨露给世界带来了生机,把自己的生命凝聚在片刻时间之上,在阳光下绽放自己的美丽之后,便迅速的消失了。今天我有幸得以一睹晨露的芳容,也算无憾了。

  坐在路旁的长椅上,背后是一颗柳树,投下的树荫将我完美地分成两半:一半端坐在阴凉里,一半静处于阳光下。三毛在《如果有来生》中说:“要做一棵树,站成永恒。没有悲欢的姿势,一半在尘土里安详,一半在风里飞扬;一半洒落荫凉,一半沐浴阳光。非常沉默、非常骄傲。”,此刻,我恰好做到了诗中所说,以人世,在今生,而并非来生的树。在柳树后面不远,就是一片树林。杨树、柳树、杏树、桃树杂而生之,一眼望去,是满目葱茏的景象,随之而来的凉意使人的心灵变得平静。《大学》中说:“静而后能安,安而后能虑,虑而后能得。”,今天来到这个地方,又想起了这些问题,大概是因为今天的心情很平静吧。心情越平静,越能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东西。

  从开始跑操,到现在身处幽篁,鸟鸣似乎一直没有断过,自然慷慨地为人类演奏着音乐,天地之间的大美,在一声声鸟鸣中得以显现。只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感受得到,也没有多少人愿意花时间和精力来感受了。演奏的主角,应该是古灵精怪的小麻雀。这种小巧的生物,生命力却极其顽强,在经历了人类的剿杀后,短短几年又再度变得繁盛,并且不再惧怕人类。小时候猎鸟的情景消失了,鸟对人的惧怕也在日渐减弱,有时候还会为在你的身边寻找一些食物的残渣。这也许是自然赐给我们的一件大礼吧。

  一声车铃响过,将我的思绪拉回了现实。看了看手机,已经七点多了。脑海里经历了千年万载,现实里也度过了许多岁月。抬头向东南方望去,恰好看见了沐浴着晨光的子夏楼,犹如一个巨人一般伫立着,浑身散发着一股傲然之气。我曾无数次地望着它,然而只是望着正面的它。几乎每个人也只是关注着它的正面,关注着他的巨大的匾额、长长的台阶、汹涌的人潮、通明的灯火……那些试图留住时光的毕业照和纪念照,总是以他为背景,借助他的英俊彰显自己的英俊,利用它的美来增加自己的美。又有多少人来关注它的背面呢?即使是那些只能从D区进图书馆的日子,人们也是脚步匆匆,无暇多看几眼,那个时候,即使是子夏楼的正面,也不能不面对冷清的现实了。而此刻,我望着它的背影,似乎产生了一丝共鸣。从古至今,文人墨客写过许多人的背影,却没有一个人写过建筑的背影。殊不知,建筑的背影里,也蕴藏着说不尽的叹息和品不完的韵味。只要我们有心,便能在看似毫无生机的地方发现独一无二的美。

  太阳渐渐升高,晨风又吹起来了,吹散了露珠,摇落了花瓣,也喑哑了鸟鸣。阳光的地盘在渐渐扩展,阴凉的世界在逐步萎缩,炎热在驱走凉意,成为这个世界的独裁者,所有的风和云也变得火热。清晨在向上午过渡,所有属于清晨的美好也都将一并消失,直到下一个清晨。我也该走了,这个僻静的地方也将不再僻静,五月的身影也将不会在今年出现,我将要回到那个小小的地方,在闭塞之中隐藏自我,待到下一个合适的时机,再来品味时光准备的佳酿……

上一篇:谁用流年 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