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牛情

  家里十几亩地,耕种翻犁都是家里的那头母牛,有的邻居没有牲畜的,还得借给他们用。老牛还要生小牛,这样才能挣到钱。老牛吃的麦秆都是用井里的凉水淘洗过的,单独的住在东屋里,储存的秸秆占据了整整一间西屋。大门洞正对着的是三米多长,五米多宽,两米多深的巨大的化粪池。后来的化肥复合肥多了,满坑的粪堆到了下雨天流的满大街都是。街上的墙角边屋后面到处是堆积的粪堆,有的都超过两年了,风化的成了黑灰色的尘土,遮天蔽日,刮到了树梢上。

  还好,村里的水塘比较多,老牛干了一天的活回来,牵着它去水塘里游那么几圈,就拴到了池塘边草多的地方随它啃去了。等到全身浸泡的发白了,这才牵起老牛回家去。家里还有一头公牛,全身毛色金黄,身上的肌肉高高隆起,拉起地排车来呼呼的跑,拉都拉不住。这家伙有个闲差事,给合适的母牛配种!压井水压满一池子水得一上午,关键是三天就得全部放掉重新压满。还得天天锄牛粪,天天给它们梳理牛毛,童年的闲暇时光都用到伺候这两头牛身上了。终于村里的收割播种机械化程度高了,家家户户开始买骡子或者马跑运输了。直到有一天,家里购买了一台150回来,这比小120马力大,特别的有劲。我兴奋的坐上去,开到场院里溜圈玩。

  牛用不到了,也过不了多久也就卖了。牛棚也拆除了,粪坑也跳平了。重新翻盖的院落瞬间整洁了许多,可是总感觉少了什么。这台拖拉机陆陆续续为我家服务了近十年的时间。工业园占地,家里没有地了,拖拉机闲置了几年就破旧不堪了。家里始终舍不得卖掉,也卖不了几个钱,放在废弃的场院里又呆了几年,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了。

  牛有没有感情不知道,拖拉机有没有感情也不知道,但是当命运与它们紧紧联系在一起的时候,我生长的感情分享给了它们。我不知道喜不喜欢曾经的时光,也不知道爱不爱黄牛还有铁牛,只是那是我生命的一部分,久久的难以割舍,难以忘怀!

上一篇:淹没下一个夏天 下一篇:回乡之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