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窗沉忆

  编辑荐:因此,他至死都不知道,他亲爱的母亲还是先他而去了。人生的悲痛莫过于此,只是他再也体会不到了。

  只是,进入初中之后,我与万德之间却渐行渐远了。原因在于,万德有一亲戚在县城,他因之而结交了县城里的一群混混,整天打架斗殴,成绩也一落千丈。而天生胆小的我,自然不愿与他们为伍,我与万德还因此打了一架。初二之后,万德因为成绩太差而留级,我自上初三,从此我便与万德分道扬镳……

  当我经过高中三年大学四年的学习流程后,被分配到当地共青团工作。而第一次应邀参加当地中学的国庆联欢晚会,邀请人正是当时的学校共青团书记万德老师。

  十年过去,我与他都已从恰同学少年长成当地的白马王子。初中的那一场恩怨倒成了我俩此后茶余饭后的谈资。他对我多了一份尊重与感恩,我对他的脱胎换骨也多了一份期许。他的女朋友是我的同事,自然是我牵的线搭的桥。而他结婚时,我也是他铁定的伴郎……

  此后,我调入县机关工作,他也顺利调入县城一中,我们继续保持着友好的往来。不久前,他荣升学校政教处主任,还请我小酌了几杯。看他踌躇满志的神情,谁又会怀疑此时他已是病魔缠身……

  那天,我俩照例的交杯换盏之后,他漫不经心的对我说,他脑子里有个瘤,良性的,经常让他头疼,适当的时候他准备到医院作手术把它取下来。说这话时,他大哥脑溢血刚刚去世不久,语调虽然平静,却有些压抑。

  当他决定作手术时,他母亲已经病危。但他知道,他的病情已经不能再等!他不无伤感的对我说:“老同学,我不知道这一次手术是福还是祸,如果我再也不能醒来,请经常来看看我的母亲!”或许,这一次他已经预感到了什么。

  那天,我是看着他步入手术室的。而就在半个小时前,我被告知他母亲已经在家病逝。我不敢告诉他,怕影响他的情绪。

  因此,他至死都不知道,他亲爱的母亲还是先他而去了。人生的悲痛莫过于此,只是他再也体会不到了。

  呜呼!愿老同学一路走好!

上一篇:绣球花 下一篇:明天会更好